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攻略秘籍游戏攻略 → 命运2小说式故事卡有哪些 小说式故事卡分享

命运2小说式故事卡有哪些 小说式故事卡分享

时间:2019-05-25 来源:丽枫游戏网 作者:冷风

命运2是一款不错的射击游戏,游戏真的很不错,很多朋友都想知道命运2小说式故事卡有哪些,一起来看看吧。

命运2小说式故事卡有哪些

命运2小说式故事卡有哪些 小说式故事卡分享

  前言

  Destiny 1 的说故事很特别,很多精釆故事是在游戏以外的魔法卡(Girmoire card) 出现。而当中最为人喜爱的是关于一把枪:The Last Word 和第一个Gunslinger由来故事。

  暗黑守护者I

  黄昏。

  这是白天将至黑夜将临的时分,有一个守护者也在光明与黑暗之间挣扎。

  巴拉蒙

  我叫Shin Mulphur,是诞生在黑暗时代的小男孩,我住在一个地方叫巴拉蒙(Palamon),它位处山上的密林区,是一个颇为破旧的避难所,不过可以避过堕落者(Fallen)的侵袭。这里不时有过客经过短暂逗留,我从他们的口中,得知外面世界的情况。例如他们说有一个「最后城市」,是这个时代最后的一座城市,他们形容那个城市是:「夜里仍然闪闪发亮。」我央求第二爸爸带我去,但他说路途太凶险而拒绝。

  对了,我的所谓的「第二爸爸」是因为我是一个被领养的孤儿,我的亲生父母,在我很小的时候巳经给Dreg杀死。这年头,孤儿是很普遍,幸好我的第二爸爸待我还不错。

  可惜,这里的首领:前法官Loken 却是个坏家伙,第二爸爸说,起初大家逃难到巴拉蒙时,这里跟许多地方一样,都是无政府状态,但大家同心协力建设家园。后来大家达成一些基本法则,便请来从前当法官的Loken 主持公道,但日子久了,Loken 从一个勤奋的人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恶毒独裁者。他用铁腕手段统治,压迫有些人离开,剩下走不了的便过着苦日子。

  从巴拉蒙过客口中,我听过不少关于黑暗的可怕、守护者的英雄故事,还有传说般的枪械。

  所以当他踏进巴拉蒙,我一眼便认出他和他的配枪,后来人称遗言( The Last Word )。

  暗黑守护者II

  被黑暗渐渐侵蚀的他并不是泛泛之辈,他曾被视为高尚的光明守护者,他手上的手枪是有赫赫有名的:玫瑰。

  英雄驾临

  虽然我还小,但我永远忘不了他进入小镇那一天,他慢慢步入巴拉蒙的身影,我知道他就是世上最厉害的Hunter,最伟大的旅行者(Traveler)守护者,Jaren Ward。

  我仍然消楚记得,他挂在腰间的手枪和传说中的一样,又质朴又像有生命般,像一个饱经大小战役的圣物,是一个奬杯,同时也是一个警告。

  我是第一个发现到他,跟着很多人走出来欢迎他,但我爸爸拉着我,而且每个都静下来,他们发现这位新的过客,看似是个危险人物。

  但我看到他有光明环绕着他。

  他冷冷的不发一言,就像故事中的英雄,但直至现在,我也搅不清镇上沉默是害怕他,还是尊敬他。

  当我们还在等Loken来对Jaren作官方欢迎的时候,我已忍不住摔开爸爸的手,走到他前面。

  我望着他,他也回望我,我注意力很快落在他的枪,我想着这把枪曾经有过什么经历。我幻想着一个又一个英勇行动。

  我隐约感觉到他跪下,拿着他的铁枪,好像送给我,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把枪,人也变得像着了魔般。

  我记得转身看我爸爸,我发现镇上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担心神色,爸爸摇摇头,好像劝我不好要那份礼物。

  但我抗拒不了,我小心翼翼地,轻轻地接过那手枪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拿起”遗言”,但很遗憾,也并不是最后一次。

  暗黑守护者III

 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也许是和虫群(Hive)作战的时候吧,黑暗悄悄地入侵他的思想,黑暗的的说话由细语渐渐变成响亮的说话,也渐渐地支配了他。

  面对不义的抗争

  虽然Jaren Ward 对我说他祗是个过客,但在短短数个月相处,他已经成为我的好朋友。这数个月来,我一直观察Jaren 流畅的动作、眼界和举止。他真的比我们谁都优胜。

  而他亦看见巴拉蒙里的不公义。所以后来在庭院出现的那一幕,我也不太惊讶。

  那一天,Loken 终于出手伏击Jaren,当时Jaren在庭院发现有九枝枪正向着自己,而Loken 满脸得意地望着他。

  Jaren 祇是静静地站着。他的ghost亦祇浮在他的肩上。

  Loken 从人群中站出来,大声狠毒地说:「你竟敢质疑我的管治?这地方跟你无关!」

  鎭上的人闻声都走了出来,但所有人都不敢再动、不敢作声。

  我爸爸搂着我,他紧张得把我的肩膀都握痛了。

  Loken 不断在高声臭骂Jaren, Jaren 只是平静地把手放在腰间。

  「这是我的镇!明白吗?我的呀!」Loken 咆哮,他有意杀鸡警猴,看以后还有谁够胆不服从他!

  「已经不是你的了。」Jaren 平静及清楚地说。

  「嘿!这就是你的遗言?」Loken 轻蔑地笑说。

  跟着发生的事快得像闪电,祗见Jaren身影一闪,发出一下闪光,他一面快速移动一面说:

  「你的,不是我。」

  当一切再回复平静,祇见Jaren 的手枪管冒出一缕烟。

  再看Loken, 只见他前额开了一个洞,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前方,最后倒下。

  Jaren 再望那九名枪手,他们一个一个垂下了枪。

  暗黑守护者IV

  黑夜来临,他再度站起来,但他已蜕变成另一个人,他望望手中的枪,玫瑰变得枯萎,剩下的是有剌的毒枪(Thorn)。

  他忽然想起,他的名字是Dredgen Yor。

  光明vs黑暗

  当Loken 死后,我们还以为会有好日子,怎料有一晚巴拉蒙发生大火,令整个城镇变成灰烬,连第二爸爸都死掉,生还的只剩下八人,包括我和Jaren Ward。

  我们认为火场规模之大,应该是有人故意纵火,想不到一个独裁者走了,来了一个更冷血,更无耻的凶手。

  我们找不到元凶,而Jaren 建议我们迁去「最后城市」,因为那里才是最安全,而他成为我的第三爸爸。老实说,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对我特别好,而对其它人总有段距离。

  往大城市的道路历尽凶险,我们由八人剩下六人。

  今晚和许多个晚都一样,我们都睡不穏,半夜便醒来。

  突然远处传来一下枪声!

  是熟悉的”遗言”!

  跟着另一下枪声,黑暗又空洞的枪声。

  然后静下来。

  我们静静地蹲下来,每一根神经都紧绷。

  这时我才发现Jaren不见了,他选择自己一个去犯险。

  仍然一片死寂。良久,我们才鼓起勇气往枪声方向去查看。

  我们发现Jaren时,他已经死了。

  我的世界突然停顿下来。

  没有Jaren 的领导,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离开了,剩下我一个人,我没有离开,也不想离开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发现一颗小光浮在我前面,是Jaren的Ghost。

  它说??

  暗黑守护者V

  Dredgen Yor来到一个新地方,暗黑的他感到光,一个有强大潜力爆发的光。

  路边的牌写着:巴拉蒙

  数天后,他放火烧了巴拉蒙。

  一个英雄陨落

  本来属于Jaren的Ghost,播出它与另一个人的对话:(G=Ghost)

  G: 你是黑暗!

  另一个人:又怎样?你欣赏吗?

  G: 他的光已消失,你真是个怪物!,

  另一个人:我祇不过是一个自然现象,就像台风会摧毁房屋一样。

  G: 但你杀了一个好人!

  另一个人:是他先开枪,可能他射失了。

  G: 没可能!他从不射失!

  另一个人:嘿,凡事都有第一次。[沉默一阵子]他的枪是倒是一把好枪,但他太信赖这把枪了。

  G: 你不信你的枪吗?

  另一个人:我的枪只是我手臂的延伸,我信的是黒暗的力量。

  G: 你会也破坏我?

  另一个人:暂时不会,包括他的徒弟??

  G: 我不会把他给你!

  另一个人:[沉默一阵]拿去,把他的枪送回给他徒弟。

  G: 你想诱导他?你想忿怒侵入他?

  另一个人:你想得太多了,祇不过是一件纪念品吧!

  G: 你… 似乎还有一点人性

  另一个人:没有,我祇是Dregen Yor。

  G: 意思是「永恒的深渊」?

  另一个人:想不到这种远古语言还没有被遗忘!

  G: 你把枪送给少年,你想燃烧他的忿怒,你一定有企图!

  另一个人:唔??是有一线希望吧。

  暗黑守护者VI

  在巴拉蒙见过了那男孩之后,他来到「消失岭」,他们又再碰面,他静静地望着前面的少年,感觉到他强大的光。

  消失岭对决,一个英雄的诞生

  烈日当空,我们静静地对峙。

  我认得他,我追踪他已有一段日子,直至来到「消失岭」。

  我记得他曾在巴拉蒙住过,他有礼貎,但沉默。当时我以为他祗是一个哀伤的路客,想不到他是个危险人物。

  「好久不见。」他先开口。

  我不语。

  「你的枪不错,是我送给你的??礼物。」

  这等同他间接地承认了他就是杀Jaren的凶手!我胸中的怒意徒生!

  烈日仍高照。

  跟着他说起他曾杀了什么人,还若无其事地说他放火烧巴拉蒙的经过。

  我想起巴拉蒙一张一张熟悉的脸孔,还有我的第二爸爸。

  我感到一团火在燃烧着我。

  「今日终于遇上你,终于可以来个了结??」他好像不以为然。

  他还未说完,我的身体像被金色的火焰燃烧,我不期然拔出Jaren的枪??

  一枪、两枪??

  两发愤怒的金枪射出。

  他倒下了。

  这一刻巴拉蒙、Jaren的往事飞快地脑内翻起。

  我踏前见躺在地上的他,我在他眉心打出第三枪。

  「你的,不是我。」

  我重复Jaren的说话,在天上的他或许听得见。

相关补丁